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16:35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这些年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呈现出一种加剧的态势,这个事情肯定是激化了矛盾。尤其是跟疫情叠加以后,我们看到美国疫情中死的最多的也是黑人,这可能其实也是叠加效应产生的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乔治·弗洛伊德之死缘何会在短时间内激起全美乃至全球民愤?全美的骚乱活动是否会持续下去,使局势进一步恶化?美国国内由来已久的种族矛盾会否因此再度加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海东: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族裔问题痼疾与疫情叠加放大矛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议活动代表着一种愤怒,是对感到无助、被追捕、被侮辱、被剥夺人性的愤怒。面对少数族裔群体要求彻底改革、要求法律公正、要求平等待遇的呼吁,从官员个人到地方、州和联邦政府均无动于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次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抗议浪潮,整个事件升级速度之快,波及范围之广都让很多人感到意外。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否会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?我觉得好像这次我没有看到,因为背景是不一样的。当时是美国进步主义运动勃兴的时期,包括平权、妇女权利、黑人权利等,这是当时社会的一种主旋律。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情景是什么呢?是美国社会总体上还是一种右翼回潮,而这场抗议则是对这种回潮的一种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指出,特朗普既没有认识到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原因所在,也没有认识到他应该在团结全国方面发挥作用。